【恋爱的犀牛】



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,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, 
高楼和街道也变换了通常的形状,像在电影里 
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,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,有点湿乎乎的 
奇怪的气息,擦身而过的时候,才知道你在哭,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 
我有一个朋友牙刷,他要我相信我只是处在发情期 
像图拉在非洲草原时那样,但我知道不是, 
你是不同的,唯一的,柔软的,干净的,天空一样的,我的明明 
我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? 



明明,我想给你一切,可我一无所有,
我想为你放弃一切,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 ...

当记忆的聚光灯黯淡,我们坐在黑夜的罅隙里低语。擦去沉默十年的薄雾,交出心底的柔软土壤,唤醒眉眼间遗忘的撕扯,还有一碰就裂的音符词句。好像从未相识,却又缘绕三生。感情里的假想敌,不过是内心的懦弱幻影。身披铠甲的她和你一样,也会时常去墓地悲伤的拜祭死去的自己。

我們并沒有世外桃源可去